选择一所学校...
选择一所学校
返回到头条

晓羊集团创始人&CEO周林:教育信息2.0时代,需要从IT思维转向DT思维

 

 
 *本文信息来源于猎云网,经授权转载,部分内容有删改。


  12月4日,在逆势生长-NFS2020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简称NFS峰会)之“教育融合新趋势”专场上,晓羊集团创始人&CEO周林博士受邀发表了主题演讲。周林博士以“数据照亮智慧教育”为主题,讲解了如何利用信息中台解决学校数据的“存”“通”“用”难题,引发了到场嘉宾与观众的强烈共鸣。

 
1.jpg
 
   NFS峰会由猎云网主办,以“逆势生长”为主题,邀请了教育、新基建、电商、医疗等领域的近两百名行业专家、投资人和创业者参与,是影响力极高的交流新思想、新机遇的行业盛会。


  周林博士表示,从国家近年发布的政策,可以发现教育信息化的方向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主要有四个关键词:应用、多元、个性、精准

 
2.jpg
 
   如何用信息化的技术、科技的技术、大数据人工智能,帮助我们的教育能够实现更加多元化的教育,更加个性化的教育,能够实现精准的教育与学习。周林博士认为,核心关键在于“融合”,“我们如何实现线上线下融合,我们如何实现信息化建设与学科的融合,这可能是未来8-10年,每年国家几千亿投入将要重点关注的方向。”

 

  周林博士表示目前学校等教育部门面临的教育信息化痛点是“应用孤岛、信息孤岛、数据孤岛”。“我们学校也做了很多的投入,购买了大量的系统,但数据层面无法整合。”

 
4.jpg
 
 
   如何让数据真正服务于教育教学?周林博士认为搭建“数据中台”非常重要,可以实现数据采集、汇聚、交换以及存储。“数据只有通过内在的指标化,或者模型化,才能打造各个业务数据的融通、可利用、可分析、可改进、可指导。核心点在于数据贯通后,以一个模型来指导真正服务于教育。”
 
5.jpg
 

  周林博士强调,在教育信息2.0时代,需要转变思路,学校的信息建设必须由原来的IT思维,转向为DT思维。“也就是一个学校的信息化建设,应该由原来的IT应用规划,全面转为DT数据规划。

 


以下为周林博士演讲实录,由猎云网整理 :


我是晓羊集团的董事长兼创始人周林,今天非常荣幸来到这里跟大家做一个分享,我想分享的主题是《数据照亮智慧教育》。

 

首先讲一下国家教育信息化方面的政策,我们知道2018年教育部发布了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过去十几年当中我们归结为教育信息化1.0,1.0时代教育部提出一个词“三通两平台”,我们国家的信息化建设主要投入在宽带网建设、硬件建设、多媒体建设等基础设施的建设上。

 

那么从2.0时代,从教育部发布教育信息2.0行动计划以来,教育部在教育方面发生新的变化,是“三全两高一大”,这几个字就决定了我们国家每年在教育信息化的投入,将往哪个方向去投。

 

有这样一组数据,我们国家每年在教育信息化的投入将近5000亿,意味着教育信息化在B端市场是5000亿市场,去年的数据是4300多亿,今年的数据预计是4600亿,到明年就可以超过5000亿。那么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以来,教育信息化从基础设施的建设全面转向应用的建设。同时,中共中央国务院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文件叫《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

 

在这几个重大文件里面,可以发现整个教育信息化的方向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这里有几个关键词:应用多元、个性、精准。我们如何用信息化的技术、科技的技术、大数据人工智能,帮助我们的教育能够实现更加多元化的教育,更加个性化的教育,能够实现精准的教育与学习。一个很核心的词是“融合”,我们如何实现线上线下融合,我们如何实现信息化建设与学科的融合,这可能是后续8-10年每年国家几千亿投入将要重点关注的对象。

 

再看一下目前学校在信息化建设的整体思路,我们称为IT思路,大家对这个词应该非常熟悉,就是信息技术。什么叫信息技术?我们学校目前可能在很多的信息化建设里面,已经购买了大量的软件系统,比如,学习管理系统、考勤、教师管理平台等等一系列平台。一个很核心的问题是这些平台是互相独立的,那么我们在国家层面各个省级层面,区县层面、教育局层面,我们经常听到一个痛点词叫做“应用孤岛、信息孤岛、数据孤岛”,我们学校也做了很多的投入,我们可能买了各种大量的系统,那么在数据层面,我们无法整合,我们形成了大量的数据碎片和数据孤岛,那么我们如何使用这些数据,留存的数据、各个业务数据,能够真正服务于教育,能够真正服务于教学?

 

我们利用IT式的信息化建设或者学校的智慧校园建设,就像建了很多的“烟囱”,每个烟囱是不通的。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高速发展的今天,我们如何让这些科技能够在学校的信息化建设上更多的展示它的价值。

 

那么在数据层面,我们要实现数据价值,我们觉得一定要解决三个难题,分别是数据的存、通和用,首先是留存下来,这个留存其实已经很多的,我们已经开始建设一些应用,在已经建设的应用里面已经留下了大量的数据,比如说很多学校都有它们所谓的学情分析情况,学情分析系统就会留下学校考试数据以及学生的作业数据,那么这些数据留下来之后,接下来是如何贯通它?如何学校作业用一套系统,德育用一套系统,过程信息评价用一套系统,考勤用一套系统,如何贯通起来,来打通这些信息孤岛。再就是用,通了之后,如何把数据业务化?纯业务数据化,数据化通了之后,我们如何再利用数据整合之后,再让它更加的业务化。

 

所以最近有一个词在教育信息化这个领域很流行,现在可能全国各地的学校教育局,也在思考如何建设“数据中台”。数据中台起源于别的行业,更多可能起源于一个企业内部的数据管理,那么数据中台一个很核心的特征就是数据采集、汇聚、交换以及存储。很核心的一个特征就是我们如何把这些数据,能够把它有机的按照一种模型规整起来,能够为我们的业务服务。这个是数据中台很核心的一个重要特征。

 

结合我刚才讲到的痛点来讲,大家很明显的可以看得到,我们学校的智慧校园建设也好,还是数字校园建设也好,还是信息化建设也好,包括区域各种类型的教育云平台的建设也好,一个数据中台已经变的不可或缺。

 

数据只有通过内在的指标化,或者我们把它称之为模型化,才能打造各个业务数据的融通、可利用、可分析、可改进、可指导。核心点在于我们把数据通了以后,我们要用一个模型来指导它,使这些数据可以在学校的后续办学理念以及办学目标上边形成真正的支撑和指导作用。


那么现在的话我们提出一个思路,就是DT思路,所谓的Date technology,在当前的教育信息化时代,在教育信息2.0时代,学校的信息建设必须由原来的IT思维,转向为DT思维。就是一个学校的信息化建设,应该由原来的IT(应用规划),全面转为数据规划。

 

比如晓羊集团在全国服务了3000多所学校,很多学校在教育信息化的投入非常多,大家可能对这个领域不了解的可能不清楚,一个学校的信息化建设动辄几百万,高的经常上千万,我们最近刚刚有一个客户,他们一所学校在信息化的投入的预算审批已经批下来,正在走流程,大家很难以想像,9000多万,非常高,非常大的一个市场。

 

学校投入很大,北京的一所很著名学校的校长曾经跟我说,周总我们学校信息化投入也非常大,投入很多,但是其实作为一个校长来说,我其实没有太多的感觉,可能整个信息化在我们学校的工作效率上边有所提升,但是作为一个校长,我很难看到信息化对我学校到底带来了哪些提升。然后我们就开始问他为什么,很核心的思路的确是,我们现在应用建了很多,但是真正对这个学校的办学理念、办学目标带来了什么样的支撑呢?校长层面是看不到的。

 

如果我们以DT思维为学校做信息化建设的时候,校长这个问题可以迎刃而解。为什么?DT是从学校的办学理念与办学目标入手,先通过数据中台,为学校打造完全符合学校自身发展的一个业务数据模型,以这种模型来指导学校需要采集哪些数据,来指导学校需要建设哪些应用,以后后续的学校一切的信息化建设应用,都将服务于我们学校自己建立的业务数据模型,也将直接的支持校长的办学理念和办学目标。所以我们管它叫数据资产化。

 

那么只有留存下来的数据,这些数据才是学校的资产。如果按照学校的业务数据模型留存下来的数据,会对学校有指导作用,也才能称之为资产。晓羊集团Q1的时候发布了整个在教育信息化行业第一个专业的数据中台,我们在刚刚过去的10月份在全国最大型的教育装备展在重庆,也有一个非常盛大的发布会,教育部领导以及各个省厅的领导都有参与。在我们的数据中台里面,结合了我们对全国中小学的研究,内置了一个业务数据模型,那么我们这个业务数据模型,就是要让教育数据用起来,实现学生的精准画像。

 

以学生角度来说,我们称为“一核、四层、六翼”。中间的核就是我们国家提的立德树人。之前国家发布了核心素养模型,核心素养就是我们国家今年又进一步提出的五育并进,就是德智体美劳。四层层面分别对应学生成长、教师发展、学校评价、课程建设。意味着什么?如果我们关注一个学生的核心素养,一个学校要从这四个方面来关注一个学校如何以信息化手段支撑,分别在学生成长、教师发展、学校评价与课程建设。那什么意思?这是数据中台的整体架构,我今天没有时间深入去讲,在这个中台里面内置刚才讲到的业务数据模型,就包含四个画像,分别是学生画像、教师画像、学校画像、课堂画像,对应我刚才讲到的学校发展必须关注的四个目标。

 

有了这些画像,有了这些资产之后,下一步该怎么走?在我们的数据中台里面,我们给学校打造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数据资产模型,数据已经留存的这么大量的数据资产,按照四个画像留存的数据资产,那么这些数据资产是跟学校的业务模型是挂钩的,下一步该怎么做,我们该如何使用它?我们管它叫“教育资产的业务化”,业务化指的是什么?我有这些数据之后,已经按照学校办学理念、办学目标形成学校的教学资产,我如何把它真正的应用化、业务化,指导学校后续的一切发展。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数据业务化的例子,我们现在有很多这样的平台,这里只是一个音乐平台的例子。音乐平台基于你听歌记录,用算法来判断你对用户的偏好,给用户推送歌单。我自己听歌倒不多,我之前一直生活在美国,一直用美国一个著名的看电影网站叫Netflix,Netflix这块非常强大,你看过哪些电影,后来给你推荐的电影,非常精准的把握了你对哪些类型电影的偏好。

 

对教育来说更是如此,为什么这样呢?因为对学生来讲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管它叫做“冰山效应”。什么叫冰山效应?一个孩子我们可能看到是他的分数、成绩与知识的掌握程度,那只是冰山上边很少的一部分,但是这个孩子、这个学生他未来的发展潜力是潜藏在冰山之下的,我们如何通过数据模型的方式,帮助学校发现学生的这些潜力,将决定着我们整个中国教育发展的未来。

 

德国教育家说过一句话,教育的艺术不在于传授的本领,而在于“激励、唤醒和鼓舞”。所以我们通过数据中台的能力,来发展一个学生未来的潜力,这可能是我们教育信息化发展刚才讲到的几个词:个性、精准、多元最根本的支撑。

 

所以我们一直在崇尚一个理念,我们说要用数据去重新“发现”一个孩子,我们要用数据去重新发现每一个孩子。大家可以思考一下,我们数据中台上线之后,一个学校在各个系统里面采集到的数据,不仅仅是学业数据,考勤数据、德育数据、社团数据、社会劳动实践数据等等,形成非常精准丰满学生画像之后,对学生后续的教育将带来多大的好处?

 

我们晓羊教育一直崇尚的愿景与口号,就是让教育更加高效而美好。谢谢大家!